gaimin breezemaxweb

Blockcast.cc Fireside Chat with Armen Faridani “Blockchain will affect many different industries like what...

1
Blockcast.cc: Happy new year everyone. My name is Jenny Zheng, Co-founder of Blockcast.cc. We start 2020 with an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our friend from...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David Jung, CMO of Biconomy “Life is either a daring adventure...

2
Blockcast.cc: Good evening everyone. A brand new year has just started. Friends in the blockchain world were all talking about what is coming next...

Conflux 智商担当杨哲:我们太“南”了!

0
Blockcast.cc: Hello 杨哲, 我是Blockcast.cc的记者Jenny!今天终于迎来了Conflux的智商担当,我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哈哈~  非常感谢你在繁忙的工作中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专访。首先按照惯例,请简单介绍一下你的背景和履历,以及你是怎么进入到区块链行业的? 杨哲: Hello Blockcast的读者们大家好,Jenny你好!  我是杨哲,我是Conflux的底层代码的主要编写者之一。比较早期的经历大家可以参考 Conflux 人物志,简单来说的话,我获得过NOI(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的金牌,也曾是信息学竞赛国家集训队队员。在竞赛圈我认识了Conflux 项目的两位创始人龙凡和周东,那大概是高一的时候,后来我们都进入了清华姚班学习。除了姚班课程,我也学习了清华数学系课程,还和清华交叉信息研究院的教授一起发表过密码学论文。毕业后我在北京经历第一份工作,之后选择了创业,两年之后加入了Google瑞士。本来和姚班的同学在毕业后都走向了不同的人生轨迹,但是因为对区块链技术的看好大家又聚到了一起。 Blockcast.cc: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要感叹一下: 真是不聪明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聪明的人走的都是同一条康庄大道。这段时间我连续采访了几位Conflux的团队成员,你们这开挂的人生真是让人羡慕。我这里插个小问题,你爸妈小时候是怎么发现你的天赋的?有什么特殊的事件或者时间点吗? 杨哲: 其实是有的,主要就是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我上小学时侯,我们的老师经常会留一些智力题,周末让大家回去好好想一想,锻炼一下思维,这些题我都能很轻松地做出来。这让我爸妈开始意识到这个小孩可能挺聪明的。第二件呢,是我小时候家里做过卖彩票的生意,那个时候还是只有单式投注,一次两块钱,没有复式的。但当时有一些客人,他们可能从国外了解到有复式投注这样一种玩法,也想在我家这边买复式的彩票。但是因为系统做不到,所以我们就只能想想怎么人工地去解决这个问题。当时的玩法是33选7,有个客人想要买10个号的复式,我爸就问我说你能不能把这10个号的所有排列组合都写出来。 Blockcast.cc: 额,这个好难, 33选7, 10个号。。。。 我现在也算不出来(汗)。你当时是几岁? 杨哲: 大概四五年级的样子。当时就跟写作业一样,把它都列出来了。后来我爸数了一下,差了一个(笑),自这件事起,家里就觉得应该让我在数学这一块多下一些功夫。 Blockcast.cc: 数学真的是一个挺考验天赋的事。我一直觉得天才和美丽都算是一种天赋,我身边有不少外形比较出色的朋友,他们比较介意别人会把他们的成功归因到他们的外表上去,你会有这样的烦恼吗?比如明明我长了一张俊俏的脸孔,为什么大家都只注意到了我聪明的大脑?(笑)别人会不会因为你的聪明而忽略你的其他特质? 杨哲: 确实聪明和美丽都是与生俱来的优势,这点不可否认。我倒不觉得这会引起什么烦恼,可能外表上的出色可能更容易引起质疑,哈哈。 我觉得聪明这件事,或者说由于聪明人生走的比较顺畅这件事可能并没有那么值得羡慕。因为很多的经验和体会可能往往来自失败,而不是成功。 所以由聪明带来的顺利和成功往往感觉有点单薄,因为你不是从失败中成长起来的,你对很多事情的理解可能没有那么深刻。太过顺风顺水的人生会经不起打击,一直顺遂惯了,突然来一个黑天鹅可能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并且这种人生经历没有什么可借鉴性,因为同样的一套方法你照着去做不一定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Blockcast.cc: 好像似乎有那么一点点道理,但是...

全球数字货币支付布局: 杨泽熙Sissi, Hutton Capital创始合伙人

0
Jenny:Hello,499的各位小姐姐们下午好~我是新加坡区块链新闻媒体Blockcast.cc的联合创始人Jenny。今天和大家进行分享的是杨泽熙Sissi,Hutton Capital创始合伙人,智商美商双高,又会投资还很会穿衣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欢迎嘉宾入群。   Sissi:499的小姐姐大家好,主持人好。   Jenny:今天的访谈题目是《全球数字货币支付布局 》,一遇到美丽的小姐姐我就激动,在访谈正式开始之前,我们先请Sissi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Hutton Capital,  还有所投资的领域和案例。   Sissi:首先感谢499对我的采访,我是杨泽熙 Hutton Capital创始合伙人。 【公司简介】Hutton是一家专注于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的投资公司,从创立之初起就定位于做具有独立投资视角的长期投资者,受托管理的资金主要来自于全球机构投资人,包括慈善基金会、家族基金及主权财富基金等。Hutton坚持价值投资的理念,对拥有良好的商业模式及卓越的管理者的企业进行集中投资和长期持股。同时拥有灵活的投资范畴,可以根据企业发展的资金需求从初创期到上市后的各个阶段提供资金支持。这一灵活的投资方式使得Hutton能真正放眼未来,帮助企业实现长期战略并为投资人带来长期复合增长收益。 【投资领域】金融、数字货币、文化娱乐、科技,聚焦具有高速成长潜力和清晰商业模式的公司。投资案例:FOFBANK、Global Cash、SBC wallet等 。 Jenny:第一个问题: 数字货币支付正逐渐成为全球合法支付方式,Facebook今年6月上线了加密货币Libra后,全球央行密集释放研发数字货币的信号。数字货币趋势已经非常明显,而其底层技术区块链支付,作为一种新兴的支付方式,相对于传统支付方式明显具有哪些优势呢您觉得? Sissi:比特币作为单个交易标的,在如今接近2000亿美金的市值的体量上(同等量级的公司有波音、英特尔),其流动性可以让所有同等市值量级的股票汗颜。其24小时的交易量在“Real 10” 交易所上接近20亿美金 。关于比特币价格和股市价格的相关性,与许多人脑补的不一样,比特币价格和传统金融世界里的高风险资产(如股票)或者低风险资产(如国债)均没有任何显著的相关性,不存在正相关性,更不存在负相关性,长期处在低于正负0.2的相关性区间内。 比特币作为平行世界的资产选择最关键属性,在于其作为Hard money带来的self-sovereignty (硬资产带来的强所有权,就是私钥在币在,自己对资产有绝对的所有权和控制权)。这意味着比特币在当地法币严重超发与崩盘时,确实有对于区域性货币危机的避险功能。并且由于其超出外汇管制的范畴,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和另外一个人进行比特币转账。但是往往在这种极限的环境下,譬如如今的委瑞内拉,当地的比特币流动性远低于美元流动性,因为很少比特币的持有者愿意把自己手中的比特币换成玻利瓦尔,美元成为了委瑞内拉人民逃离本地货币的第一站。 在绝大多数人的真实认知里,比特币的投机性质远高于其他的金融属性性质(我并不反对投机,投机带来流动性和共识传播),”暴富神话”“一币一别墅” 是现阶段的目标群体和受众也最容易接受的噱头。 在长期看来,比特币对冲的是世界范围的系统性货币危机。在中短期来看,比特币更多是作为一种有强所有权的硬资产,来抵御暴力机构对私有财产的肆意征收和强行割让。二战时期德国纳粹接近1/3的军费来源是靠收刮和剥夺犹太人财产所得,生在和平年代的我们,也许还意识不到私有财产所有权的重要性,但是那一天来临的时候,没有私钥的你会被残酷的现实冲击的措手不及。   Jenny:不愧是90后投资小公主,把数字货币的优势进行了多维度的系统性的分析,让大家受益匪浅~~~ 好的,那我们现在进入第二题: 之前有调研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10月底,全球有15558个经营场地可以接受比特币作为支付方式;能帮我们分享一下主要是哪些国家和城市接受数字货币支付的力度最大;2020年全球数字货币支付将会有什么发展和变化吗?   Sissi:我在荷兰,阿姆斯特丹,17年消费过比特币买肯德基。18年在瑞士用比特币点外卖,日本政策支持用比特币作为一种支付方式,但事实上,用比特币来做支付,购物,其实是一个伪命题,伪需求。它是一个波动性很大的资产,所以它的本质是资产,不是货币。大部分持币的人是用来投机和投资的,用比特币来消费的是少数人,可能是拿来体验一下,日常消费不会用比特币。这方面它没有优势,比特币也不是为这个设计的。将来真正用来做支付的数字货币,一般情况下是一个国家发行的法币性质的数字货币。 Libra一不锚定任何货币汇率,二并没有100%法币储备金。Libra的做法和100%美金储备,能够保证1:1美元兑换的合规类稳定币USDT或者USDC不同。Libra“印钞的过程“其实是一个把对应的法币入金,转化为一篮子的各类外汇储备以及有主权风险的各国国债。其后端作为一个货币基金(譬如余额宝),是将用户的法币入金转手投资,通过投资低风险资产来保证Libra reserve的价值稳定。所以Libra本身的价值也会和背后的资产价值波动而波动,并且Libra的升值贬值取决于外汇市场的波动。Libra的发行方根本不能与任何央行相提并论,做的连类似香港金融局通过锚定外汇汇率的货币克隆的工作都算不上,而且极大程度上依赖现有的银行体系和主权类资产。“超主权”更无从谈起了,说Libra是支付宝,真的高估了Libra的完成度和野心。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若不是受限于一些我们都知道的原因,估计早也有多国外汇结算通道,早也买下MoneyGram走向全世界了。支付宝背后是全世界最大的货币基金(余额宝),虽然回报不高,但是能够在如此大的资金体量下持续在给用户创造稳定收益。 与货币基金吸收民间闲置资本,基金收益分配给本金主体不同,Libra储备资产的任何收益与Libra的用户不会有任何关系,花真金白银购买了Libra的用户,浪费了自己现金的机会成本不说(譬如现在存在美国银行每年可以有1% -2%的利息收益),且并不享受储备金的投资回报… 汇率波动的风险用户承担,收益与用户无关,这个真的很Facebook了。并且退一万步说Libra作为一个支付机构,不要说纽联储的准备金账户( 美国联储是由12个地方联储组成,纽约联储充当了央行的很多职能)的资产负债表,估计连旧金山联储的清算账账户都摸不到。要知道支付宝好歹也是在我国行业里有清算账户的(央行会跑路吗?第三次世界大战吧),这意味着Libra连蹭主权资产的信用都无法蹭上。至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白热化竞争下建立起来的线下高度可用性,是Libra在很长时间内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在支付业务发展受阻,Messenger新增功能反应平平下,支付这块大饼需要用其他方式得到实现。于是在2018年年中,Marcus宣布离开Messenger部门,开始和其他若干位Facebook员工来调研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可行性。Marcus本人从管理一万五千人的大公司,到管理一个公司内部的业务部门,到一个公司内部的孵化项目的转变,也从侧面反应了Facebook在创新者窘境中的困局。Oculus的收购大半是败笔,Marcus努力了4年的支付产品也与当时预期大相径庭。当无可再买,内部孵化成为了破局的唯一路径。就像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讲的中国的支付宝和微信太强大了,比美国还强大,所以他们要做libra,那么Libra 以后,用户体验可能会跟支付宝和微信类似,就是让西方世界的大众能够用libra 做快速便捷的支付,但是不需要他们自己建一个阿里pay或者支付宝,或者微信pay,所以他们想用数字分布式的方法来直接跳跃式的用下一代的技术来替代,从而达到微信和支付宝的一个体验,微信和支付宝是在中心化的世界里,把小额支付做到了极致。 未来数字货币支付领域的变化,我觉得能看到的核心变化就是中国会推出中国的数字货币。但中国的用户对中国的数字货币的需求并不迫切,因为已经有了支付宝和微信,那么美国,libra...
conflux robin

Conflux 生态负责人彭瀚(Robin):每季度为贡献者奖励总额数万至数十万的FC,上不封顶。

1
Blockcast.cc: Hello Robin, 我看你最近一直挺忙碌地在四处出差,对接Conflux的社区流量工作,感谢你在繁忙的工作中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专访。首先按照惯例请简单介绍一下你的背景和履历,以及你是怎么进入到区块链行业的? Robin: Hello Blockcast的读者们大家好。我叫彭瀚, 也可以叫我Robin,我是Conflux的生态负责人。 我毕业于北京大学软件工程专业,我的经历略微怪异一点。我先在读书阶段有过两次创业经历,之后才参加了工作。 第一次创业是在2014年,IDG投资了我和几位好朋友做的一个互联网招聘平台公司,并于15年被收购。另外一次是在17年由Plug and Play投资我的社交APP”心对”。这个项目不幸失败了,之后我被创大资本收留,开始研究并投资区块链领域。后面加入了德丰杰,开始更多关注海外的区块链项目的投资。我在创大资本与德丰杰参与了多个区块链项目的投资和投后服务后,算是正式踏入区块链的世界。 在18年末我认识了Conflux联合创始人元杰,在一次闲聊时候了解到Conflux在开发钱包产品的过程中欠缺人手。于是我主动请缨,带领我之前创业的团队利用业余时间协助Conflux开发产品。这一合作就是一年时间,我们先后参与了官网、浏览器、钱包等产品的开发。在此过程中,也与Conflux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我是去中心化的信仰者,我想要去一个对区块链行业有最大贡献的地方,不管是在投资机构还是公链团队。这也是19年9月我加入了Conflux的主要原因。 Blockcast.cc: 作为一个前连续创业者和区块链方向的投资人,你应该见过了很多的公链项目,为什么选择加入了Conflux, Conflux哪些地方吸引了你? Robin: 我在德丰杰的平台上接触了世界上许多非常优秀的公链项目,Conflux的团队当时吸引我的主要是两点: 1. Conflux 是为数不多的纯工程师文化为导向的公链团队,而且技术领导者是华人之光姚期智院士。它与很多商业导向的公链很不一样,Conlux专注于技术和落地,而不是一味地追求商业利益,最开始的初心是不一样的。 2 . 在我还只是社区成员时,我带领我之前创业团队与Conflux合作开发了一些产品。Conflux的创始团队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尊重和认可,这让我觉得我做的事情非常有价值,所以我选择加入Conflux, 和团队一起走下去。 Blockcast.cc: 作为Conflux 的生态负责人,你能简单地谈下Conflux社区的现状和未来发展目标是什么吗? Robin: Conflux技术社区目前分成两种角色,核心技术社区成员,和普通技术社区成员。同时还设立了技术社区技术评审委员会和综合委员会。 核心技术社区成员:参与Conflux社区产品的研发或对技术社区有重大贡献,比如影响力、组织工作等。 普通技术社区成员:尊重并遵守技术社区宪章的任何技术爱好者,目前技术社区的社区宪章很简单: 1 . 不利用区块链技术作恶。2 . 技术社区产品以技术为导向,社区价值至上。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