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flux 智商担当杨哲:我们太“南”了!

“我希望Conflux成为继比特币和以太坊之后的下一代公链的共识 。” -Conflux 底层代码编写者杨哲

0

 5,040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Blockcast.cc: Hello 杨哲, 我是Blockcast.cc的记者Jenny!今天终于迎来了Conflux的智商担当,我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哈哈~  非常感谢你在繁忙的工作中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专访。首先按照惯例,请简单介绍一下的背景和履历,以及你是怎么进入到区块链行业的?

杨哲: Hello Blockcast的读者们大家好,Jenny你好!  我是杨哲,我是Conflux的底层代码的主要编写者之一。比较早期的经历大家可以参考 Conflux 人物志[1],简单来说的话,我获得过NOI(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的金牌,也曾是信息学竞赛国家集训队队员。在竞赛圈我认识了Conflux 项目的两位创始人龙凡和周东,那大概是高一的时候,后来我们都进入了清华姚班学习。除了姚班课程,我也学习了清华数学系课程,还和清华交叉信息研究院的教授一起发表过密码学论文。毕业后我在北京经历第一份工作,之后选择了创业,两年之后加入了Google瑞士。本来和姚班的同学在毕业后都走向了不同的人生轨迹,但是因为对区块链技术的看好大家又聚到了一起。

Blockcast.cc: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要感叹一下: 真是不聪明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聪明的人走的都是同一条康庄大道。这段时间我连续采访了几位Conflux的团队成员,你们这开挂的人生真是让人羡慕。我这里插个小问题,你爸妈小时候是怎么发现你的天赋的?有什么特殊的事件或者时间点吗?

杨哲: 其实是有的,主要就是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我上小学时侯,我们的老师经常会留一些智力题,周末让大家回去好好想一想,锻炼一下思维,这些题我都能很轻松地做出来。这让我爸妈开始意识到这个小孩可能挺聪明的。第二件呢,是我小时候家里做过卖彩票的生意,那个时候还是只有单式投注,一次两块钱,没有复式的。但当时有一些客人,他们可能从国外了解到有复式投注这样一种玩法,也想在我家这边买复式的彩票。但是因为系统做不到,所以我们就只能想想怎么人工地去解决这个问题。当时的玩法是33选7,有个客人想要买10个号的复式,我爸就问我说你能不能把这10个号的所有排列组合都写出来。

Blockcast.cc: 额,这个好难, 33选7, 10个号。。。。 我现在也算不出来(汗)。你当时是几岁?

杨哲: 大概四五年级的样子。当时就跟写作业一样,把它都列出来了。后来我爸数了一下,差了一个(笑),自这件事起,家里就觉得应该让我在数学这一块多下一些功夫。

Blockcast.cc: 数学真的是一个挺考验天赋的事。我一直觉得天才和美丽都算是一种天赋,我身边有不少外形比较出色的朋友,他们比较介意别人会把他们的成功归因到他们的外表上去,你会有这样的烦恼吗?比如明明我长了一张俊俏的脸孔,为什么大家都只注意到了我聪明的大脑?(笑)别人会不会因为你的聪明而忽略你的其他特质?

杨哲: 确实聪明和美丽都是与生俱来的优势,这点不可否认。我倒不觉得这会引起什么烦恼,可能外表上的出色可能更容易引起质疑,哈哈。 我觉得聪明这件事,或者说由于聪明人生走的比较顺畅这件事可能并没有那么值得羡慕。因为很多的经验和体会可能往往来自失败,而不是成功。

所以由聪明带来的顺利和成功往往感觉有点单薄,因为你不是从失败中成长起来的,你对很多事情的理解可能没有那么深刻。太过顺风顺水的人生会经不起打击,一直顺遂惯了,突然来一个黑天鹅可能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并且这种人生经历没有什么可借鉴性,因为同样的一套方法你照着去做不一定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Blockcast.cc: 好像似乎有那么一点点道理,但是 概率上来说天才的陨落也是有兜底的,可能你们的失败点会是普通人毕生奋斗的终点。这里还是感谢哲牛对我等凡人的安慰哈哈。话题让我有点带跑偏了,那现在让我们现在回到你进入区块链行业的过程上去。

杨哲: 我进入区块链行业其实相当晚,经历了从质疑开始缓慢的逐渐接受的过程。在认识比特币之前,我还在大三大四的时候学习密码学的时候,就曾经想到过一个链式的存证系统的设计,但是相对于比特币,设计没有POW和挖矿。当时觉得自己的想法并不实用:第一,系统并没有提供能从原理上能使人信任的不可伪造的时钟;第二,只能证明某时刻存在过某个信息,但是信息本身可能是被人加工或者修改过的,而不是从源头发布的第一手信息。因为有过相似的想法,后来听到比特币的设计之后,我看到了它的技术优势,但除此之外 ,我对虚拟货币的前景仍然十分怀疑。当时我的一些学长就开始用显卡挖矿了,可以说他们是真正最先看懂区块链技术的先驱。

Blockcast.cc: 那大概是几几年的事?

杨哲: 大概2011-2012年吧。

Blockcast.cc: 原来你这么年轻呀!

杨哲: 我是1990年的,今年也快30了。

Blockcast.cc: 年少有为, 那你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又关注比特币了呢?

杨哲: 对区块链开始产生更多关注,是因为当时我在瑞士Google工作,在瑞士突然有了一股支持区块链的力量。当时还是全球围剿比特币的时候,瑞士Zug州政府却特立独行地对比特币表示支持,可以用BTC支付政府相关的税费;瑞士联邦铁路公司在所有的铁路售票机上添加了买卖比特币的功能。当时成为了瑞士Google同事们之间的话题。

Blockcast.cc: 这个事件又大概是几几年呢?

杨哲: 大概2016年那会儿吧。 那个时候BTC大概还不到600刀,我对区块链的印象仍然是比特币和山寨币的投机炒作。尤其是山寨币,比如莱特币这样的,就把比特币的代码随便改一改就又出一个币,那它的价值到底在哪儿呢 ?

直到后来BTC的那一波牛市之后,我从一位姚班学长那里了解到了以太坊的智能合约,这才恍然大悟区块链真正的价值在于通过去中心化的网络节点反复验算在互联网上解决了信任问题。这位学长也向我介绍了当前区块链亟待解决的扩容问题,和一些尝试的方向,例如始终没人做出来的Sharding。在看到龙凡他们第一版论文的时候,我意识到这极有可能就是区块链扩容的解决方案。 跟龙凡简短的沟通之后,我立刻从Google请了一个月假回到北京跟龙凡讨论关于Conflux的共识机制能否找到匹配的激励机制和交易打包的机制。在假期结束的时候,我们有了几个初步的方案。 这让我看到了Conflux极有可能成为一个像比特币和以太坊一样的可以被验证的系统, 我也决定立刻辞职加入Conflux

Blockcast.cc: 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决定,我们知道Google无论是在薪酬上还是在待遇上,都完全碾压全球99%以上的公司,那是什么促使你从Google出来,然后加入了Conflux呢,或者说Conflux有哪一点吸引了你?

杨哲: 我觉得主要就是团队的成员,还有就是这个项目本身。区块链行业还处在早期的发展阶段,Conflux的共识机制很有可能会成为区块链的重大技术突破。还有就是我们计算机竞赛获奖选手对彼此技术能力的信心,因为只有我们才能设计并实现出高性能的区块链系统。最后一点,我认为在行业发展的早期作为Conflux的创始团队成员加入进来,未来会有更广阔的发展机会。

Blockcast.cc: 你早年的经历可能偏向竞赛型的程序员,后来进到Conflux这样的商业项目中去编写底层代码,这两种编程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杨哲: 我觉得目前Conlux还没有进入到一个商业化的阶段,所以目前Conflux我们做的事情跟竞赛时期的没有太大的区别。我是去年6月份回来跟龙凡来讨论Conflux的事情,关于技术的讨论我们从那个时候开始到现在就几乎没有停过。区块链开发跟传统的网站或者APP的开发很不一样,它不能先随便上一个版本,然后再慢慢更新,它必须一上去就要是一个安全可靠的系统。

Blockcast.cc: 那这真是太难了,方方面面你都得要考虑到。

杨哲: 对,仅仅安全这件事情其实就有很多个维度,比如你是不是容易被别人攻击,而且攻击的种类也分很多种,比如大家熟知的51%攻击。就算不是51%攻击,你也有可能要面临可能有大矿池用自私的方式进行挖矿,那他就可能比别人获得更多的收益,这时就又出现了公平问题。还有的一个可能就是可能有人会恶意地制造大量无效的区块,来消耗全网的计算资源,这个相当于是DDOS攻击。之外还有一些攻击的方式是通过比如制造一些虚假网络连接来欺骗你,让你没有办法成功地加入到这个网络中。这些各种各样的攻击方式我们都要去应对。

另外我们还有一个需求就是要设计一个高吞吐量的系统,在这样一个要求之下,不管是对计算资源还是存储的性能,还是树图的信息的处理,要求都是非常高的。 所有的这些组件,我们不仅要把它实践出来,还要保障它的安全性, 这些都是非常困难的计算机科学的问题。

所有关于安全性的讨论,系统的设计,安全性的证明,都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所以我们的讨论自始至终都没有停过。

Blockcast.cc: 做条高性能又安全的公链实在是太难了!我光听着都头疼。那我有一个疑问,你们这么多的问题和讨论,你身在瑞士,龙凡他们在北京,这中间8个小时的时差,沟通效率跟得上吗?

杨哲: 哈哈其实我经常回北京的,我大概接近一半的时间在北京,就是为了方便跟大家讨论这些技术上的问题。

Blockcast.cc: Aha, 原来是这样,这样就比较方便了。也就是说Conflux目前还于非常早期,目前你们还处在一个底层代码开发,完善算法的阶段。在之前的问答里你也提到Conflux的成员很多都是竞赛或者学术出身,其实Conflux 自成立起就一直广受关注,亮眼的团队成员背景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但是伴随着关注,也出现了很多的质疑,我听到最多的一个质疑就是Conflux的整体团队太偏学术,缺少商业元素, 这点你怎么看?

杨哲: Conflux确实是一个学术为核心的技术项目。其实Conflux里也有不小的商业团队,而且他们也一直在做努力。而且我觉得他们也挺难的,因为区块链的概念非常抽象,你很难跟大众解释清楚区块链是个什么东西,应该怎么去用。我觉得既然区块链行业还在早期,而且我们的优势还是在技术这一块,我们就尽力把这一块去做到最好,商业上的发展则更需要全行业一起努力。

Blockcast.cc: 哈哈,怎么大家都这么难~ 我这段时间经常听到的一个说法就是,经济模型比技术重要,比性能也重要。他们的理由跟你一样 – 因为行业还在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所以大家技术或者性能上没有太大差别,有人去用你的公链,有多少人去用你的公链才更关键。

杨哲: 对,如果是一个商业应用的话,我也非常同意经济模型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也是区块链的一个特点。它通过Token的方式,把传统的股票市场的运作方式带到了项目里面, 通过经济模型的设计可以让早期参与的用户享受类似股东分红的收益,的确是区块链带来的另一项重要变革。 国际上通常把Token分为Payment meansSecurity TokenUtility Token,也就是说区块链的作为支付手段、类似股票的金融属性被大多数国家的监管所认可。在商业项目中,经济模型确实非常重要。

在公链项目中,经济模型的涵义就不太一样了,在公链系统中,没有必要过度设计经济模型, 对于公链来说技术和安全性更重要,它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其实我觉得比特币它就是一个非常好的经济模型(笑), 像比特币的产量减半这一个设计就非常成功。

Blockcast.cc: 对,如果我有价值100万的币,我肯定得挑一个最安全的链上去放着去交易。

杨哲: 公链系统其他的经济模型的设计主要是为了吸引矿工的加入和确保系统的正常运行。例如在Conflux这样高TPS的系统中,如果每个用户都不断地向系统中写入数据,用不了多久磁盘就会被写满,就需要用经济模型来解决有限的存储资源的分配问题。

Blockcast.cc: 我们知道Conflux的底层代码有很多都是你写的, 那么现在Conflux底层系统开发到一个什么程度了?是否能在明年初顺利上线,又是否能够达到白皮书上所写的高性能呢?

杨哲: Conflux的底层系统主要模块的开发已经基本完成,应该可以在一季度顺利上线。只是在上线之前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测试这个系统,打磨这个系统。我记得之前在严培的采访中他也提到了我们现在在测试网上能跑出6000的TPS,并且所有的交易在30秒内确认

Blockcast.cc: 我记得彭瀚(Robin)也说过,这还是在数万节点均采用家用电脑级别硬件和普通的宽带带宽水平的测试环境下跑出来的。 在这种情况下跑出3000-7000TPS,足够适应绝大部分商用场景了。

杨哲:从现在的实验结果看,我们的系统确实达到白皮书提出的性能。在这么快的速度下,以太坊的数据量其实就非常小, 都不足以测试Conflux在长期稳定运行的情况下的性能。在今年上半年投论文的时候,我们就已经使用以太坊的历史数据,在35分钟内跑完了以太坊前7个月的历史数据。在正式上线前,我们还会用更多的数据、花很长的时间对系统进行更加全面的测试,确定上线之后的运行参数。

Blockcast.cc:这个数据真的是很厉害的了,不愧是平均智商最高的公链项目。我听钲皓说顶级的开发者是那种写了代码谁都不敢动,别人动了就会有问题,龙凡说你写的代码就没人敢动。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它这么难? 在Conflux的开发过程中你都遇到了哪一些比较大的困难?太多了吧?(笑)

杨哲: 哈哈哈哈,我觉得整个的开发过程都很难,刚才我也提到了一些。从这个论文开始,从提出树图结构的想法开始,我们首先面临的问题就是我们的经济激励模型是不是能保障系统的正常运行。就好像比特币,你每挖出一个区块是有代币奖励的,但你如果不是在最长链上你就得不到这个奖励,这个区块奖励模型是能够保障比特币的系统按照原定的设想走下去的。但是后来大家发现比特币的这个模型它也有自身的问题, 比如它会受到自私挖矿的攻击,这就导致了不公平。

所以在Conflux最初的设计上,我们就在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不给矿池提供扩张的优势,我们希望一个小矿池,甚至说一个矿机,它也能在挖矿中得到一个相对公平的收益。不会发展成矿池之间的相互兼并,最后发展到威胁到网络共识安全性的程度。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进行过反复的讨论,也提出过很多不同的方式,直到达成我们现在的解决方案,整个过程非常艰难,然而这还仅仅只是刚刚开始。

再后来我们还反复的遇到在算法上的挑战,这个具体起来就非常多了,这里我就提一个交易池的维护问题。因为Conflux是一个3000+TPS的公链,而且我们采用的是树图的账本结构,在高并发的条件下我们的链是会抖动(发生一些变化)的,所以我们的交易池在打包交易的时候所承受的压力比交易执行还要更大一些。交易池所引用的区块打包过的交易都不能再打包,因为如果重复打包就会给系统里添加太多冗余的信息。我们在“延迟执行”(链接)讲过交易执行是可以慢一些的, 因为只要在链最终确认之前执行出来就是可以的。但是交易池就不一样,因为它要实时处理链的抖动的情况。比如说链的最后一个区块发生变化了,那么之前不能打包的交易可能就变的能打包了。

诸如类的问题,如果不是真的去实现一条公链,是很难预料到的。

Blockcast.cc:哈哈听着都感到头大。。那作为Conflux的底层开发者之一,你对Conflux的定位是什么?

杨哲: 我希望Conflux能成为下一代公链的共识,现在大家谈公链,或者说提起区块链都不得不承认比特币和以太坊在其中的重要性,我希望Conflux能接下第三棒。

Blockcast.cc:这是一个很大的愿景,我也真心希望你们能够实现。我想刚刚通过我们的问答,我们的读者应该对Conflux有一个比较深刻的了解了。最后,我要夹带一点私货了。这也是我们专访的惯例压轴问题哈哈。我想代表我们Blockcast的读者们向你请教一个问题: 作为一个个人投资人,也就是投资小白,我们应当如何判断一个项目的好坏,怎样做投资决策呢?

杨哲: 这是最难回答的一个问题,我花时间认真的想了想。投资技术项目是很需要经历和专业能力的事情。既然是个人投资者,那大概就是在经验上没有办法与职业投资者相比,或者是不按照制度化方案来进行投资。

我觉得针对经验缺失,有两个办法,第一是找总量最大的投资机会,最直接的衡量标准就是市值或者估值。全世界的普通投资者普遍认为标普500指数都是很好的投资品种,这个指数包含了500只市值最高的股票。要在区块链项目中投资,最好也关注其中足够大的机会。第二是程序员群体更容易理解区块链技术,也更清楚不同的区块链项目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团队实力能否实现项目要解决的问题。如果是有创业背景的程序员,就对一个项目发展的不同阶段所需要经历的问题有更多的了解,也就更能给出一个值得参考的意见。所以个人投资者如果有程序员朋友,可以多寻求他们的帮助,来寻找值得投资的区块链项目。

Blockcast.cc: 听有经验的人的,听程序员的。你就是最厉害的程序员之一了,你给我们推荐那些项目?(笑)

杨哲: (笑)额,我自己都已经进来了,那我肯定最看好Conflux了哈哈

Blockcast: 正事都聊完了,现在我们来聊一些轻松点的~ 你平时都有什么兴趣爱好? 不写代码的时候都干什么?

杨哲: 我平时除了写代码还干什么啊, 我就种种地。(笑)除此之外就出去散散步什么的。

Blockcast:  你这个很像退休生活啊~  

杨哲:因为我现在所处的这个环境比较清闲,没太多事情可以做,不像国内大家压力都比较大,比如说社交压力。在瑞士大家的生活方式相对比较分散,像一个个孤岛,也就没什么可比的,压力也就没那么大~

Blockcast: 实名羡慕~ 你说种地这个挺新鲜的哈哈,你都种些什么?

杨哲: 种地这个其实就比较像我的个人爱好了,国外吃的没那么丰富,我就自己种一种,各种蔬菜我都尝试过~

Blockcast: 你这悠闲的小生活听起来真不错,有点田园牧歌的画面。我看你微信的头像是一只猫,你也养小动物吗?

杨哲: 我养了两只猫,一只英短,一只土耳其安哥拉和西伯利亚森林的混血。

Blockcast: 那你平时出差的时候谁照顾们呀?

杨哲: 我老婆会在家里照顾们哈哈。

Blockcast: 完美! 你未来的规划是继续在瑞士生活还是有考虑回国?

杨哲: 我应该会留在瑞士吧。两个方面,从生活的方面来说,我已经比较适应这边的环境和生活节奏了;从职业的方面来说,瑞士本身对区块链一直也是相对比较支持的。而且我认为区块链是一个很国际化的行业,不是局限在某一个国家的市场里的,所以在哪个国家其实没有太大影响。

Blockcast: 也对。 好的, 非常感谢杨哲今天的分享,让我们一方面对Conflux的技术底层有了一些了解,另一方面也看到了在技术开发/创业中的种种不易。最后预祝Conflux明年主网上线一切顺利,成为第三代公链的共识。

杨哲: 谢谢主持人的采访,也祝Blockcast越办越好!

关于Conflux:

成立于 2018 年的 Conflux,拥有区块链行业内最顶尖的理论和研发团队。 Conflux 使用自主研发的基于树图结构的可扩容的共识算法,在不牺牲任何去中心化程度的情况下,在内部测试网中实现了 3000+TPS的高吞吐量,行业内遥遥领先。

【1】Conflux人物志 | 杨哲:Sheldon Pro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3ODc3ODkxNA==&mid=2247485142&idx=1&sn=4884cc4bbc9219ca7980638d5e278dad&chksm=fd71649bca06ed8d2d7ff0e0f119b4a66de2e5d18d5e02f274a1030821c653fcebe6551fe555&mpshare=1&scene=1&srcid=1219hcpLJUXckTVa9X7OssD5&sharer_sharetime=1576832482600&sharer_shareid=001ae233a8498095f2b13faad61c36f3&exportkey=AkLKEE4fMp4WXqR9eRv5k1U%3D&pass_ticket=6E0%2Bt3Mh%2BefnGO7CKCZN42wjdfCSCD4TRLl%2FXifbhUBq3G9AwvR1Ycx57SKUGKQ2#rd

Original Source: https://blockcast.cc/interviews/conflux-%e6%99%ba%e5%95%86%e6%8b%85%e5%bd%93%e6%9d%a8%e5%93%b2%ef%bc%9a%e6%88%91%e4%bb%ac%e5%a4%aa%e5%8d%97%e4%ba%86/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